最近看到許多這類的新聞:Home Stay/餛飩掉餐桌 馬仍夾起來吃。最近還變本加厲,連很花錢的廣告都打出來了,就是那個找人說補泳褲、鞋子…等等的勤儉證詞。

☆所謂「有需求才會有供給」

45642-lamborghini-gallardo-and-sexy-girl-car-vehicle_1920x1080相信也是因為許多挺藍的民眾,尤其是在黨國體制家族下長大的人,喜歡看到讚揚黨的領導人的話語 (我猜也許是榮民、國民黨籍官員、軍人世家…等);但對於許多年輕人與有國際觀的民眾而言,完全不會吃這一套,這根本就是上一世代的「神格化」落伍的領導方式,不然2000年時也不會發生政黨輪替。

所以我實在無法認同操盤手把這一套拿出來操作,因為這代表著退步與停留在舊時代的思想。這不就是明顯讓民主退步落的與北韓一樣?

☆千萬別把選總統當作是一種宗教!

再說,如果把這些馬屁文章全集結在一起時,所謂的「優質新聞」看起來就會變成非常的噁心,且諷刺性十足。

昨天在網路上也看到一篇不錯的文章,雖然我並不全部贊同文章內的論點,但裡面對於馬英九所謂「清廉的講究」,分析的很有道理,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真的是上一世代,威權體制時的領導人常用手法:

馬對清廉的講究來自蔣經國的啟發。那是人治時代威權領導的特質。兩蔣不必貪污,因為全國都是他們的,可在任何山明水秀地方設行館、個人和全家的花費都由黨庫及國庫支付;而且都是終身職,有什麼必要貪污?毛澤東、胡志明、金日成、金正日也被宣傳為勤儉樸素、清廉正直。

人治式的清廉靠不住,換了人就不一定清廉了。對抗貪腐的關鍵是制度。根據政治學界對貪腐的研究發現,政府體制越不透明、越人治、越不尊重法律、管的事越多,就越貪腐,兩者具有因果關係。

比較一下就會發現,如果只會談自已的勤儉樸素、清廉正直,卻不管人民對政績的感受;那麼可以說,在領導人的風格上,馬總統其實與毛澤東、胡志明、金日成、金正日也沒什麼不一樣!

☆杜拉克所說的「人才適用」

the-effective-executive我個人是認為,在現代「民主社會」中,人民站在「我是頭家」的立場上,不論是選總統還是選公司的經理人,該用的應該是杜拉克所說的「人才適用」這樣的態度。

杜拉克在《有效的經營者》(The Effective Executive)一書中指出,團隊領導人的工作「並非盡量把每個人的缺點減少到最低限度,而是使每個人的長處能夠發揮到極限」。換言之,經理人或領導者在看待團隊成員時,應該將關注的焦點從「這個人不能做什麼」,轉移到「這個人是否有能力擔當這項任務」上,然後設法透過職務安排或制度設計,讓個人缺點 絲毫不會影響到工作績效。

杜拉克認為,一心奢望找到零缺點的「完人」,很容易讓人將「能力」與「個性」混為一談,用人時的考量也會因此從「他能否把工作做到最好」轉變為「大家是否喜歡他」最終只得到 「雖非無能、卻很平凡的人才」

不愧是大師杜拉克,套用到台灣現在的總統,就是這麼一回事…已經點到了我們台灣選民在2008年選舉時所犯下的錯誤。

消費者買產品時,從來不是看一家公司的老闆是否簡樸、道德是否高尚、脾氣個性是否溫良恭謙讓…而是看這間公司的老闆所帶出來的「團隊」是否能拿出劃時代的好產品或者服務…比如蘋果電腦或是台灣的雙A。

2012年的現在,我們不能再用「個性」或是「大家是否喜歡他」這種錯誤的方式來決定國家的總統;而是要用「能否把工作做到最好」「這個人是否有能力擔當這項任務」為準則,這是身為民主國家的人民,身為真正的國家經營者老闆頭家所需要負起的責任與挑選總統的態度。

當然,同理可證,立委的投票也要採取一樣的態度。

有期待就有力量;有政績就有原諒

舉個最實際的例子,前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一位「適任」的領導者,只要能做出一張亮麗的成績單,拿出一定的政績,對於許多缺點都能很容易被原諒,反之就沒什麼好辯解的:

在柯林頓從政生涯中牽涉了一系列林林總總的醜聞,包括白水案件和拉鏈門案件,使柯林頓成為美國歷屆總統中一位備受爭議的人物。如白水門事件中柯林頓和其妻希拉蕊涉嫌在交易中有利益輸送的嫌疑,使不少人懷疑柯林頓夫婦與政商界中不為人知的關係。而拉鏈門醜聞中柯林頓先以謊言辯解被揭穿,其後又能巧妙地通過全國電視演說,成功爭取民眾同情,避過了國會彈劾,過程之峰迴路轉,使柯林頓和此案,一度成為美國民眾的主要話題。

儘管他一系列醜聞多多,柯林頓依然有著極高民望,如拉鏈門事件後仍有七成美國人支持柯林頓。其主要原因是柯林頓在任內有一定政績,尤其是他在任內創造了美國8年的長期經濟繁榮,並使美國高科技行業的飛速發展,奠定今日美國高科技大國的地位。

2000年時,台灣選民認為民進黨會比較「適任」,2008年則是把希望放在國民黨,但四年後事實証明,國民黨對於經濟這方面,並沒有如自已宣稱的一樣,有比民進黨高明到哪裡去,甚至細看之下還更差

☆二位總統一樣窘;窘的程度卻不一樣

現在的馬總統遇到與四年前的陳總統一樣的窘態:當年能得到人民大力支持是因為對你有「期望」,現在該「期望」已經破滅了,而且還是用你自已的標準與你自已的承諾來檢驗所得到的結果。

陳總統在2004年說國會被杯葛這個理由還能說的過去,而且也被大部份選民接受,現在「準備好了」的馬總統一點好的理由也找不到。

 

Tag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